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鹹甯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
網站logo

劉剛:内外結合實現人才工作的良性互動

來源:黨員生活網  日期:2019-07-25   編輯:劉志勇   字号:TT

分享到:

摘要:我們要有識别人才的眼光,培養人才的智慧,更要有善待人才的胸襟,大膽使用人才的氣魄,努力為人才搭建發揮更大作用的舞台。多出台有吸引力的突破性政策,引進标志性人才,形成人才集聚效應,增強人才的獲得感。

“尚賢者,政之本也。”中華民族曆來具有尚賢愛才的優良傳統,留下了“千金買馬骨”“求賢若渴”“唯才是舉”“三顧茅廬”等典故。當今世界的綜合國力競争,說到底是人才競争,人才越來越成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性資源,人才工作的基礎性、先導性、全局性地位和作用更加突顯。在建成全面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,習近平總書記提出,“要擇天下英才而用之”“要在全社會大興識才、愛才、敬才、用才之風”。 把人才工作提高到了黨實現執政興國重要措施的高度,是黨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重要内容,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引起高度重視,并認真落實。

抓好人才工作,除了“眼睛向外”抓好人才的引進外,還應該“向内挖潛”加強現有人才的培養和使用。隻有内外結合、引進和培養使用并舉、兼容包蓄,才能實現人才工作的良性互動,激活人才工作的春水,才能形成“萬馬奔騰”、才盡其能的壯觀場面。

“物不因不生,不革不成”。人才引進工作也是改革,并且是需要體制機制創新支撐的重大改革。這不僅是人數的增加,更是新技術新理念新思想新資源的整合。需要擔當精神。改變一個地方或一個單位面貌最快捷的方法之一就是人才引進。秦孝公引進商鞅變法圖強,奠定了強國基礎。劉備“三顧茅廬”請出諸葛亮改變了到處挨打、幾乎沒有立錐之地的被動局面,鼎立三國有其一。現實生活中,引進一名人才帶來一個項目有之,盤活一個企業有之,發展一個産業有之,帶動一方發展也有之。“空降人才”有時候能夠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。因為思想理念、見識才具、工作閱曆、方式方法、資源禀賦的不同,外來的和尚有時就是比本土的會念經。

外來人才能激活一池春水往往是與現有人才互動形成合力的結果。我們在用好外來人才時,還要用好用活現有人才,引導和激勵他們發揮積極性、創造性。唐太宗李世民是培養使用人才的高手。唐太宗即位之初,就要求擔任宰相的封德彜去考察和舉薦人才,但許久都沒有推薦一人。唐太宗诘問何故,封德彜回答說:“非不盡心,但于今未有奇才耳!”但貞觀時期湧現出了長孫無忌、房玄齡、杜如晦、魏征等一大批至今熠熠生輝的名臣名将名相。可見,人才工作容易“燈下黑”。要避免這種現象,就需要要樹立強烈的人才意識,如習近平總書記要求的那樣,“尋覓人才求賢若渴,發現人才如獲至寶,舉薦人才不拘一格,使用人才各盡其能”說到底,就是為了事業的發展“擇英才而用之”。

擇英才而用之,就要讓外來人才和本土人才同場競技,用實績來評價人才、激勵人才,避免重外來輕本土或重本土輕外來現象的發生。在人才工作中,有些地方和單位常常有“外來的和尚好念經”的認識,對本地區、本單位的人才視而不見或求全責備,不惜物力、才力到外地引進人才。其實各地各單位都十分重視人才工作,人才資源的競争日趨激烈,我們首要的還是用好身邊的現有人才。這種舍近求遠的“燈下黑”,不僅造成人力資源的浪費,還壓抑了現有人才的積極性、創造性,甚至出現了“人心思走”的現象。而有些地方和單位常常有講“山頭”、劃“圈子”的情況,不講“五湖四海”,沒有把促進地方和單位的事業發展作為工作的最大公約數、共同的目标,認為人才還是本土的、自己培養的好,用慣了順手合意,有感情接“地氣”,有什麼問題還可以說在當面;外來的人才再怎麼高大上,工作勁頭足、想法多,但人剛來,理想主義的東西太多,與單位和個人沒有感情基礎,溝通起來也很困難,有問題有意見話還不好明說,用起來有風險,非我“圈”類,還是少用為妙。這種人才“排外”心理,也影響了人才引進工作的“人盡其才,才盡其用,人事相宜”作用的發揮,造成了人才資源的浪費,最終也不會留住人才,形成“逆淘汰”,與人無益與地方和單位無宜。

擇英才而用之,就要不拘一格,用其所長,避免重學曆輕能力。社會對人才的需求是多方面的。有的地方和單位需要高學曆的“白領”人才;有的需要技術熟練的“藍領”人才;有的需要會投資東金融的“金領”人才,有的需要會“互聯網+”的“粉領”人才;有的則需要會農業技術的“土”人才、會精雕細琢的“匠”才。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,讓各類人才有了脫穎而出的機會,我們不能用一把尺子去衡量和使用人才,要樹立人人都可成為人才的觀念,要把實踐作為衡量人才的根本标準。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,有用就是人才。在充分尊重人才個性的基礎上,用其所長。人才都是有個性的,有的可能是“呆鳥”、“刺頭”。 而個性較強的人才,因為大多具有一定的獨立思考能力和自己處理事情的獨到見解,往往不易合群,經常不聽使喚,容易被定位為“不聽話”、“不會讨好”、“不太懂事”,某種程度上甚至挑戰着領導的權威。對待特殊人才要有特殊政策和特殊對待,不要求全責備,不要論資排輩,不要都用普通尺子衡量。如果那樣,奴隸出身的“五羖大夫”百裡奚就不會入秦拜相,初中畢業、左腿殘疾的數學大師華羅庚就不會任教清華,大學肄業、代課教師出身、提出“人權首先是生存權、發展權”的著名學者何新就不會任職中國社會科學院。

擇英才而用之,就要為人才的創造良好的環境,避免重培養輕使用。“才如箭镞,識以領之,方能中鹄”。 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,人才是創新的第一資源。人才無論多麼優秀,還是要有懂得“千裡馬”的“伯樂”,充分信任人才、放手任用人才的領導者,激勵人才貢獻才智的體制機制。人才工作的關鍵環節是運用人才、搭建人才發揮作用的平台。很多地方和單位對人才的培養舍得投入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但對引進的人才和自己培養出來的人才往往“一引了之”、培而不用、束之高閣或沒有發揮其應有的作用。其實培養人才的目的是為了更好地使用人才,使之發揮作用。我們要有識别人才的眼光,培養人才的智慧,更要有善待人才的胸襟,大膽使用人才的氣魄,努力為人才搭建發揮更大作用的舞台。多出台有吸引力的突破性政策,引進标志性人才,形成人才集聚效應,增強人才的獲得感。強化産權保護,解決人才後顧之憂;積極探索知識産權質押融資、出資入股等政策措施,鼓勵人才創新創業、建功立業。真正做到以事業留人、以感情留人、以待遇留人。《湖北工作人才二十條》提出,堅持市場化配置人才資源,突出市場導向,完善市場機制,把人才評價、選用、調配、獎勵等權力下放給用人主體,充分發揮市場主體的引才作用,加大投入力度,創新投入方式,強化激勵機制,為湖北改革發展彙聚更多人才。這是為人才搭建發揮作用平台的重要舉措,值得借鑒。(作者:劉剛;作者單位:孝感市孝南區委組織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