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鹹甯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
網站logo

周希漢将軍在西峪

來源:湖北黨史網  日期:2018-08-06   編輯:段天宇   字号:TT

分享到:

摘要:周希漢湖北人,周璇山西人,周鄂、周晉因此而得名。隻有院中的那棵蒼勁的老松樹酷似将軍的傲骨雄姿,風動之時,呼呼作響,似乎在給後人講述周希漢将軍在西峪村可歌可泣的戰鬥和生活,仿佛向前來瞻仰的人們昭示:不忘光榮曆史,展望美好未來!

抗戰時期,沁水老區的東峪村、西峪村是太嶽區嶽南根據地的中心腹地。在這裡留下了許多将士傳奇故事。特别是周希漢将軍在西峪的前前後後,不僅留下了英勇抗戰的英雄故事,而且将軍夫婦與老房東魚水情深的故事更為感人。

周希漢将軍,曆任紅四方面軍總部參謀和紅九軍、紅三十一軍作戰科長及教導營營長,八路軍三八六旅團參謀長,太嶽軍區參謀長,南進支隊司令員,晉冀魯豫軍區第四縱隊第十旅旅長,第二野戰軍第十三軍軍長。解放後任第十軍軍長,海軍參謀長、副司令員、顧問等職。1955年被授予中将軍銜。

周希漢高瘦而傲形,自稱“天下第一瘦”,其妻周璇白皙而俊秀,人稱“軍中一枝花”。他比她長10歲,他非她不娶,在陳赓旅長的特批下結了婚。1941年冬周希漢夫婦随部隊從安澤縣的桑曲村轉遷到西峪一帶。當時,除政治部、司令部、旅直屬大隊、供給部等駐本村外,修械廠、被服廠、衛生隊和副業隊等安排在西峪滿溝村。周希漢帶着妻子住在衛生隊,住進了西峪村的後莊院。

1942年4月26日“石槽會議”後,一二九師政委鄧小平于5月視察途中也住進了後莊院,周希漢奉命擔當鄧小平的安全保衛工作。在這裡,周希漢根據石槽會議确定的方針,率部參加了圍殲“紅槍會”反動武裝的鬥争。在周希漢率部打擊“紅槍會”時,一個外号叫“小六”的警衛戰士程修善,為周希漢和戰士們燒水,不慎将房裡的柴草引燃失火,周讓警衛班長吳安良清點現場,照價賠償,并取出自己挎包裡僅有的5毛錢後說:“不夠就到管理處借錢,發津貼的時候扣我的,因為是我洗澡用水過多,賠老鄉不能用公家的,用我的錢賠。”

後莊院的主人叫張培還,其妻郭忠寶。周希漢夫婦倆的生活起居經常受張家夫婦的關懷和照料,特别是在周璇懷孕及産前産後,郭忠寶更是對她百般照顧和關愛,還為周的一對孿生女兒當了“接生婆”。此後,周璇更是像女兒一樣做了張家的“幹閨女”,周希漢也随妻叫起了伯伯和幹娘。《周希漢中将傳》第五章“東西峪口,痛埋雙女”和《開國将軍轶事》的“傲骨周希漢”兩篇文章裡都記載着:“1943年3月間,周璇生了雙胞胎,兩女酷似,其聲亦同,将軍以紅繩系長女手,白繩系次女手,以辯大小;周希漢湖北人,周璇山西人,周鄂、周晉因此而得名。長女周鄂因餓天亡,做了小匣子樣的棺材,在石闆上寫了‘周鄂之墓’埋在後莊院的崖腦頂上,次女周晉因凍于9日後夭亡在躲避敵人‘掃蕩’的行軍途中。重新一塊痛埋二女時,才發現周鄂棺木被敵人刨了出來,将軍氣憤痛心之下重新埋葬,還時常燒些紙錢以示懷念。”艱苦的戰争歲月扼殺了兩條幼小的生命,将軍的愛情結晶被埋在了這塊英雄的土地,埋在了張家的近門侄孫張春餘如今承包的土地裡長達70餘年。

1942年5月間,日僞軍妄圖對嶽南腹地東西峪奔襲合擊,“清剿”消滅八路軍三八六旅。周希漢得知後,率部迅速轉移,并告知老百姓轉移,還讓他們把石窯内石闆倉裡存放的糧食和衣物等轉移出來,但部分人心存僥幸,未及時轉移,結果被日軍發現後全部燒光,連石闆都燒成了黑色,人們安全無恙同來後都悔不當初不聽周的勸告。旅部的人說周将軍“立身有傲骨,打仗如繡花”,鄰居們則稱贊他會“奇門遁甲”,用的是“急從神兮緩從門,直符在乾,速從生門走,無兇而吉”。

周希漢身經百戰,卻從未負過傷,人稱福将。全身無彈孔傷疤。有一次,他騎馬行至柏尖山察看敵情時,不知從何處飛來一枚炮彈落在馬蹄下,警衛員大驚失色,将軍卻神态白若,後來發現這枚炮彈竟是啞炮。将軍逢兇化吉,人謂福大命大。抗戰時我區流傳着歌謠雲:“小日本,别搗蛋,讓你碰上周希漢。”

三八六旅在奉命南下挺進豫西時,由周希漢率部在浮山、翼城等地返至沁水的窦莊一帶作暫時休整。老房東張培還和侄子張财興在搶糧與反搶糧的途中,得知周希漢升任十旅旅長,現與妻子住在八路軍野戰醫院第三所駐地窦莊村。叔侄二人見到周希漢夫婦時,受到熱情招待,不僅請吃飯,還給他倆人各裝些冀南票,并寫了路條讓他們平安返同家中。張培還侄子張毅為原六十軍後勤部部長,後升任南京軍區後勤部副部長,離休于南京高級陸軍指揮學院。

1950年9月9日,由聶真和郝修率領的華北老根據地訪問團40餘人受黨中央委托到沁水老區慰問。此次周希漢夫婦給張培還、郭忠寶夫婦捎來男女呢子大衣各一件,以表對張家當年支持革命的謝意。張培還侄孫、80歲的共産黨員張金魚同憶:1954年他是高級農業合作社的會計,某天郵遞員送來一件從北京郵寄給爺爺張培還的150元彙款單,由他到郵局去代領,蓋章後發現單上寫着的是“張還培”,郵局的辦事人員不給取,無奈将款退回。

如今後莊院經普查已成為革命遺址之一,但仍無任何标識,隻留下了歲月的痕迹。隻有院中的那棵蒼勁的老松樹酷似将軍的傲骨雄姿,風動之時,呼呼作響,似乎在給後人講述周希漢将軍在西峪村可歌可泣的戰鬥和生活,仿佛向前來瞻仰的人們昭示:不忘光榮曆史,展望美好未來!(賈世庭)

原載《黨史文彙》2013年第1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