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鹹甯市 随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
網站logo

肖克将軍重遊将軍山

來源:湖北黨史網  日期:2018-08-03   編輯:段天宇   字号:TT

分享到:

摘要:肖克将軍站在“将軍山之役紀念碑”前,精神煥發地來回漫步,仔細地觀察追憶周圍的山山水水、村村寨寨之後,觸景生情地回憶說,“我們在将軍山這裡同國民黨萬耀煌部隊打的這一仗,是中國工農紅軍二、六軍團曆史上的一次重要戰鬥。我們把它稱為‘将軍山之役’。

1994年7月29日上午,86歲高齡的肖克将軍前往将軍山戰場舊地重遊。58年前,肖克與賀龍将軍率領紅二、六軍團千軍萬馬馳騁湘鄂川黔,在巍峨磅礴的黔西北高原創建黔(西)、大(方)、畢(節)革命根據地,成立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川滇黔省革命委員會深入發動群衆,積極開展打土豪分浮财的鬥争,威震西南,震驚全國。1936年2月19日。肖克将軍率十七師在大定城西将軍山與敵軍萬耀煌縱隊13師的先頭部隊打了一仗,殲滅了萬耀煌部500多名排以上軍官組成的“尖兵營”,繳獲步槍300多支。輕重機槍9挺,狠狠打擊了敵人的嚣張氣焰,使我軍得以從容轉移。

此次肖克将軍重登大方縣将軍山,“八·一”節前夕的将軍山,雨後初晴,空氣格外清新,坐落在将軍山麓一個丘陵上的“将軍山之役紀念碑”聳入雲霄,四周簇擁着蒼松翠柏,更顯得莊嚴肅穆;紀念碑是用金墨玉大理石精工修建,碑上是肖克将軍親筆題寫後貼金的8個大字,在陽光照耀下,顯得更加光彩奪目,熠熠生輝。

肖克将軍站在“将軍山之役紀念碑”前,精神煥發地來回漫步,仔細地觀察追憶周圍的山山水水、村村寨寨之後,觸景生情地回憶說,“我們在将軍山這裡同國民黨萬耀煌部隊打的這一仗,是中國工農紅軍二、六軍團曆史上的一次重要戰鬥。我們把它稱為‘将軍山之役’。關于這次戰鬥的史實,主要指開始打的第一仗,過去傳說很多,講的都不夠準确。其實,這是紅二、六軍團往黔西北重鎮畢節會師途中的一次遭遇戰,而不是什麼預先有計劃的伏擊,要講打伏擊那是打過遭遇戰以後的事。

“當時的戰鬥情況我記得很清楚,那是1936年2月19日上午,我率領紅十七師在金沙往畢節方向進軍與二軍團會合的途中,走到這裡時,突然發現敵人從大定向畢節方向走來。兩軍相遇,我們先發現他們,我們有3個團,敵人隻來了1個營7個連。我立即決定将敵人消滅。于是急令搶占山頭和一切有利地形,命令走在前面的四十九團迂回到敵人西側伏擊,五十團正面向敵進攻,五十一團斷後,形成對敵四面包圍。結果戰鬥從打響到結束還不到兩個小時,就将萬耀煌部500多排以上軍官組成的‘尖兵營’全部殲滅。狠狠地打擊了敵人的嚣張氣焰。(據調查:這次戰鬥敵人傷亡特别慘重,被擊斃者100多人,被俘者300多人,繳獲步槍300餘支,輕機槍9挺。敵軍少校營長伍琮琦開槍自殺、副營長王福、政訓員蔡國祥被我活捉——作者注)。這次戰鬥勝利的原因,有兩個巧合:一是敵人來的少,隻來了1個營7個連500多人,且驕傲自滿;如果在大定的敵人5個師16個團一起出動,戰鬥就不好打了;當時我們有3個團,兵力多敵人幾倍,且同志們英勇善戰,不怕犧牲。二是由于我們先發現敵人,有利地形都被我搶先占領,使敵人處于被動挨打的地位。這就是當時戰鬥的實際情況。”

“遭遇戰結束後,我立即登上将軍山的山頂進行仔細觀察,見群山巍峨磅礴,氣勢雄偉,十分險要,易守難攻。于是我就決心在山上安營紮寨,進行鎮守,把将軍山當作保衛川滇黔蘇區的屏障。我們在這裡整整堅守了8天,給紅軍在畢節開展擴紅和建立革命根據地、打土豪等各項工作創造了條件。”

“敵人的尖兵營被殲後,向将軍山進攻的敵人越來越多,那時地裡沒有莊稼,我們就在半山中修築一道道工事,埋伏起來,以逸待勞,運用孫子兵法上講的戰略戰術,有計劃有準備地進行反擊,一次又一次地打退敵人的猖狂進攻,取得一次又一次的勝利。直到2月27日敵軍萬耀煌、郝夢齡兩個縱隊向我将軍山陣地大舉進攻之前,我們為了保存實力才從容地、有計劃有步驟地從将軍山安全撤出戰鬥,向畢節轉移。”

“在将軍山戰役中,我從遭遇戰開始到保衛戰,陣地戰中的阻擊、伏擊直到撤退,都認真地運用了孫子兵法的軍事原理,結合實際情況進行戰略部署和指揮戰鬥。如兵法中講到的‘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;攻其不備,出其不意;避實擊虛,聲東擊西’,特别是‘靜如處女,動如脫兔’等法則的運用,打起仗來硬是使敵人前後不相顧,衆寡不相恃,貴賤不相救,上下不相及……我軍處處主動,敵人處處挨打,一次又一次地給敵人以痛擊,從而鞏固了陣地。孫子兵法真是一部了不起的書。書中所說的很多哲理和觀點,充滿唯物論和辯證法,是一部很科學的經典著作。現在,世界上很多國家都在研究和運用孫子兵法,涉及到各個領域。如日本就将孫子兵法的思想用來加強企業管理,取得很高的效益。我們應該很好地研究和運用祖先留下來的這個寶貴财富,結合今天的實際,更好地為經濟建設服務,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服務。”(邱亮)

原載《貴州文史天地》1996年第6期